他是新东方的第一批学员留学回国创办不一样的英语学习机构

2019-08-21 03:30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20多年前,因为想出国看看,60后朱舜山走进了新东方,从此他的人生也随之发生改变。20多年来,从中科院到美国麻省大学,从美国波士顿到中国中关村,朱舜山似乎又回到了起点。但是,正是这个并不规则的“圆”,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那一批“老”留学生的成长轨迹。

  1996年6月,朱舜山收到了美国麻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且还申请到了全额奖学金。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年申请美国留学了。

  此前,朱舜山每年都会收到几个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所以未能成行,在于申请到的美国大学并没有提供奖学金。当时,朱舜山正在中科院读研究生,每个月只有83元的补助。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拿的“死工资”根本支付不起留学美国的学费、生活费,甚至连每个学校要求的十几、几十美元的申请费都是靠申请经济困难豁免或者请国外的同学资助的。

  现在,面对着麻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朱舜山又有些犹豫。当时,他已经从中科院研究生毕业,刚刚加盟一家软件公司——北京东方龙马。1996年,中关村一带正在经历着从计算机组装向软件开发转型,巨大的市场需求为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朱舜山提供了用武之地。所以,别看公司刚刚起步,但业务发展非常顺利,自己的职业发展也顺风顺水。

  不过,朱舜山最终还是决定前往美国留学。“因为出国留学太难了。如今,有了这么个机会,我想出去看看。”

  从1992年夏天开始,朱舜山就开始准备出国留学,四年的时间可谓遍尝各种酸甜苦辣。其实,在大学期间,他根本没有出国留学的打算。1991年从南京理工毕业后,朱舜山考取中科院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当时并不热门的神经网络在视觉信息处理中的应用。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周围很多同学都在准备出国留学。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朱舜山萌生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上世纪90年代初,出国留学完全靠自己,一方面,没有留学中介机构提供服务,另一方面,没有互联网查询信息。朱舜山只能通过图书馆和海外朋友的帮助查询海外院校信息,申请材料也只能靠自己准备,填写各种表格所用的还是一台老式的英文打字机。申请材料准备好之后,再邮寄给目标院校。

  朱舜山感慨道:“那个时候,海外院校信息非常闭塞,我也很孤陋寡闻。到了麻省大学所在波士顿后,才发现两所全球著名的大学,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以及著名的NBA凯尔特人队,居然也都在波士顿地区。”

  那年8月,朱舜山前往麻省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报到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房子,尽管大学提供了全额奖学金,但金额仅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几经挑选,朱舜山方才选定了一处便宜的学生公寓,每月租金只需要220美元。这里距离学校步行30分钟,然而却是一处各个族群聚集的社区,不仅生活环境脏乱差,而且治安非常不好。如此的条件,令他感到错愕,难道心目中向往的美国社会竟然还不如海淀区中关村。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朱舜山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

  出国留学最难的就是语言关。朱舜山也不例外。与美国同学交往,他发现国内所学的英语常用语根本用不上。初次见面打招呼,国内教的还是:“How do you do?”可是,美国人打招呼却习惯说:“How are you doing?”“What’s up?”这还只是日常交往。等到上课,老师讲课的语速快到根本反应不过来。“那会儿还没有拍照手机,只能玩命地记笔记,回去之后再自己理解讲授内容。”朱舜山说。

  大量阅读是美国大学教育特色,博士教育更是如此。为此,朱舜山几乎每天都要在学校读书、做作业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然后再步行走回公寓。回想美国留学的生活,他感慨道:“在美国大学学习是我一生最用功的时候,不用功根本学不下来。”

  2010年暑期,朱舜山回国探亲。临回美国前一天,他终于见到了自己一位久违的老同学朱烨东。当年高中、大学时的同学,如今已是中科金财的CEO。凭借着移动支付业务,公司正在准备上市。与老同学那种朝气蓬勃的状态相比,朱舜山感到自己的生活只能用无忧无虑,甚至碌碌无为来形容。

  彼时,朱舜山业已在美国定居下来,不仅在波士顿附近的小镇买了房,而且还拿到了美国绿卡。回想起来,自己在美国的发展还是蛮顺利的。

  1997年,朱舜山收到了Verizon的录用通知书。在攻读博士期间,迫于生活的压力,他不得不利用暑期到联邦储备银行波士顿分行打工。走出校门,朱舜山发现,美国IT行业工作机会特别多。兼具国内、国外所学的计算机技能,他被这家从事通讯业务的全球500强公司相中。

  “当时的我已经对科学研究失去了兴趣,反而对解决问题的工程师职业充满了期待。出国留学的目的达到了,反而觉得拿一个博士学位对IT职业变得并不重要。于是,选择了在1998年拿到硕士后辍学专心工作。”朱舜山解释道。

  对于朱舜山的辍学,无论父亲、校方,还是博士导师,都觉得非常遗憾。为此,学校还为他保留了一年学籍。可是,朱舜山没有再回到学校完成自己的博士学业。现在,他的最高学历依然只是硕士,只不过增加了一个美国的“洋学历”。

  在美国,工作、生活都很简单,不需要依靠什么关系。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朱舜山在职场上游刃有余。高薪的工作,也让他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八小时之外,朱舜山也与邻居们一样,在自家车库里鼓捣一些玩意,修修房子,定期给自家的草坪施施肥、割割草。

  可是,经过与老同学的一番交流后,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前景令朱舜山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回到美国之后,朱舜山再三思考决定离职创业。他用自己的住所注册了一家公司,重新做算法,将现行的互联网应用技术转移到手机端。

  2012年,朱舜山获得国内资本的投资,回到国内创办公司,专事云计算加速业务。在固定带宽的条件下,他的技术能够使数据平均传输速度增加三至五倍。然而,朱舜山的创业最终却无果而终。“在美国,优秀的科创公司会被大公司并购。但是,当年的国内科创公司只能依靠自己做大做强。当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技术实力、人脉关系以及贫乏的商业运作能力,也是导致创业失败的重要原因。”他不无遗憾地总结道。

  回国首次创业的经历,并没有让朱舜山消沉。相反,国内热火朝天的“双创”环境激发了他愈挫愈强的斗志。如今,朱舜山是北京必果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TO,领衔开发了一款面向3至12岁少儿的英语口语学习小程序。

  从软件行业跨界到教育行业,朱舜山的跨度令人惊讶。不过,如果知道他跨界教育行业之前的做法,想必就不会大惊小怪。实际上,跨界对于朱舜山并不陌生,本科学的是计算机应用,拿到工学士学位;在中科院虽然在数学模型组研究神经网络,但却跨到生物领域,拿的是生物物理学硕士学位;在美国拿到的则是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只不过,现在他要更多与设计师、艺术家们打交道了。

  经历了回国创业的挫折,朱舜山一直在寻找新的“创业”项目。其中,大数据是他最为关注的方向。在此期间,朱舜山尝试将大数据技术与艺术相结合,通过对大规模图像数据的视觉化分析,实验不同于传统视角的艺术形式。

  令人想不到的是,朱舜山与清华美院副教授向帆合作的作品《数据追问——全国美展油画作品视觉化解读》在国内艺术圈引起很大反响,并入选美国《科学》杂志官网举办的2016年度数据故事视频比赛最终名单,作为亚洲唯一与来自美国宇航局等国际著名数据视觉化的大咖们同台展示。其中,多个艺术与科技跨界结合的数字艺术作品还多次参加国际数字艺术比赛并获奖,同时还受邀参加过多次国内外重要艺术展,比如2018年巴黎举办的法国首次数字艺术展Data 1,2,3,2018年德国柏林IEEE数据视觉化大会艺术展,2019年意大利米兰三年展等。

  2016年,朱舜山进入教育领域,同样源于艺术与技术的融合。北京必果科技创始人师丹青毕业于中央美院和美国著名的罗德岛设计学院,现为清华美院副教授。他曾经是2016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交互设计总设计师,创业方向是依靠故事策划、交互设计技术、动画技术和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创造沉浸式场景下的人机对话,帮助少儿在接近真实生活场景的“虚拟”环境下完成不同游戏式任务,让孩子敢开口,以此提高英语听说能力和语感。

  初次见面,师丹青用耳机让朱舜山先听了一段咖啡馆点餐的语言场景。逼真的场景语境、对话内容,不禁令朱舜山回想起初到美国时遇到的语言关。虽然经过新东方的培训让他考取了GRE高分,但所学英语在美国学习、生活根本不管用。不过,20年的美国生活,也让他深刻意识到,英语并不是学出来的,而是用出来的,就好比我们从没有“学”过说中国话,都是日常生活里“用”来的。在美国学习、生活半年之后,朱舜山就是自然而然地适应了当地的语言环境。

  在必果科技,朱舜山不仅用自己的技术和国外生活经历完善着英语学习场景的设计,而且还参与到场景中人物的语音录制,甚至连留在美国读书的女儿,也利用假期义务为场景人物配音。同时,在搜集记录数万名3至12岁儿童大数据语音库的基础上,朱舜山成功实现了为每个孩子智能化定制口语计划。

  回国创业那年,朱舜山已经42岁,属于一名“大龄”创业者。如今,必果科技由80后唱主角,甚至90后也走上管理者岗位。朱舜山深有感触:“当年回国创业,我是团队里最年轻的,经常看到投资方投来异样的目光。对于60后的创业者,投资方往往并不看好。现在,公司由老中青三代人组成,年轻人敢想敢闯,我可以全力提供技术、经验以及人脉的支持。”

  朱舜山多次用Loser(失败者)形容自己,毕竟自己没有完成博士的学业、回国创业也还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是,他对自己的经历却充满自豪。朱舜山说:“感谢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使我有了走出国门看世界的机会。通过留学,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养成了独立思考、质疑与被质疑、尊重规则的习惯,也学到了开放头脑、沟通交流、语言表达的重要,掌握了美国人的先进技术、思考方式和交流方式。同时,留学还让我学会对个体的尊重,对个人价值的尊重。留学并没有让我发财,但对我一生是极其重要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最热文章